《惡血》,不容消極之惡


美國商業雜誌 Inc. 讚揚伊莉莎白‧荷姆斯為下一個史蒂夫‧賈伯斯

美國商業雜誌 Inc. 讚揚伊莉莎白‧荷姆斯為下一個史蒂夫‧賈伯斯

為一隻每年要獻出六管血、平均挨上十二針的病熊,我很早就聽說過伊莉莎白‧賀姆斯的『滴血驗百病』,不用說心裡是充滿期待的。隨手 google ,種種溢美之詞如『女版賈伯斯』、『年度最佳商業人士』,更將這個金髮藍眼的女子包裝成了新創時代的性別英雄。

積極正向的:現實扭曲力場

「只要一滴血,就能做二百多種檢測,而且費用是傳統方式打九折!」憑藉著如同蘋果創辦人史蒂夫·賈伯斯的『現實扭曲力場』,伊莉莎白領導的 Theranos 新創公司最高評估價值為90億美元,而她本人的身價更因此達到45億美元。

可惜,眾多投資人、合作廠商以及病人等待多年,等到的卻是一場世紀大騙局。

默默持續把我的雞肋技能:「看臉就能判斷對方會不會抽血」點好點滿。
(雞肋,是因為有時現場就這麼一位醫檢師,就算知道這一回大概要挨個三針不能罷休,也無法大手一揮嚷嚷:「閃開!老娘自己來!」)

也許出於個人的期待落空,遲至一年後我才提起勁開始讀《惡血》。

惡血: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!深藏血液裡的祕密、謊言與金錢

 

《惡血》全書翻譯非常流暢,只是人名有點多,花了半天讀完,意外發現全書最令我震驚的地方,並非欺瞞之惡,而是在滿滿強烈的既視感。

無論是自矽谷網際網路時代以來,諸多新創帶起的『無限膨風的自我宣傳方式,遺忘了道德』
抑或是本書作者直指出的:

失能的企業文化:把任何提出顧慮或反對的人,視為消極、憤世嫉俗或唱衰。

以上種種在我過去的職涯裡,都切身體會過。

當文字百轉千迴地重現那些似曾相似的場景,也喚醒了當時的痛苦,真恨不得伊莉莎白更早跌落神壇,或許我就能事先學到教訓。

2015年,伊莉莎白‧賀姆斯與『阿里巴巴』創辦人馬雲、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共同出席一場由柯林頓基金會主辦的活動

而類似《惡血》的真實故事,終究會一再地上演。
畢竟,近代企業所推崇的『領袖魅力』,早已形成了『只要看來成功,就不會被質疑』的扭曲氛圍;不知下一個吹哨者,是否還能堅持住自己的良心?


對於 Theranos 為什麼能夠欺騙世人十幾年之久,我的理解如下,不怕被劇透的各位請往下讀:

 

HBO 原創電影《The Inventor》是一部以伊莉莎白‧賀姆斯為主題的記錄片

直至今天,『滴血驗百病』仍是劃時代的技術,而矽谷新創崇尚把不可能化為可能。

我從十歲開始接受定期抽血,久病成良醫,多少理解「血液檢驗需要足夠的量才能確認數值正確」,更不用說用少量的血同時檢驗好幾種數值(我通常一次檢驗抽兩管血,定期大檢驗時就要抽三管)。

甫聽聞伊莉莎白的雄心壯志時,我期待的也只是像血糖機那樣,認為滴血若能檢驗B肝病毒量或是 GOT、GPT ,就很了不起了。
說『滴血驗百病』是哆啦A夢從異次元口袋取出的道具也不為過。

敢把夢幻道具作為募資標的,顯然讓投資人有一種心理假設:伊莉莎白已經有了基本的技術突破。如果這項技術真的實現,將可以造福廣大需要抽血檢驗的病人,包括經濟面與使用者體驗都是站在極為神聖的立基點上,也難怪投資人會前仆後繼,深怕自己在這場醫療革命商機中落後。

投資人沒有能力判斷如此複雜的技術能否成功,就算有醫療專業者,也會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(就算只能達到兩成目標都值得一座諾貝爾獎),更何況伊莉莎白在一開始就拿到了有力人士的背書。

過度積極向上的矽谷精神有為者說了算的精英主義,加上刻意而為的內部保密措施,甚至利用不當訴訟手段逼迫心生疑慮的員工閉嘴,讓『滴血驗百病』成為一顆由 Theranos 全公司上下、創投圈及美國政商界共同培養出來的鮮豔蘋果。

若非人命關天,伊麗莎白的騙局,恐怕只是新創界又一個日常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